来福

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评论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真的喜欢哪篇文,别忘了及时告诉那个作者。
文章万望勿要转出LOFT外,拜谢m(_ _)m

【喻叶】记一场猝不及防的初见

标题:记一场猝不及防的初见

原作:全职高手

作者:来福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AU,有私设。

配对:喻叶。

注释:换种风格试试。一句话简介:喻文州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

 

       索克萨尔即将能够见到一叶之秋。

       ——这正是喻文州不远万里而来,独自跋涉在炎热而陌生的闹市街头的原因。

       想到这,他不禁加快了脚步。

 

       #

 

       喻文州的网名叫索克萨尔。

       他跟一叶之秋相识于网络世界,结缘于网游当中。

       彼此不曾见面、不识真名,二人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网友关系。

       ——但这并不妨碍,二人的一见如故,继而倾心。

 

       或者,倾心不已的只有自己这一方。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会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交际当中。

       其实,自己不过是大龄网瘾青年罢了。

       ——喻文州冷静地在心里想着,脸上微微地笑了一下。

       接着,他拉出了跟一叶之秋的聊天记录,仔仔细细地又看了一遍。

 

       索克萨尔:

       5月底我要去B市,有空的话,帮忙看一下?

       [B市游览攻略.doc]

 

       一叶之秋:

       这么巧?5月底我要回国一趟。

       [对方已成功接收文件“B市游览攻略.doc”]

 

       一叶之秋:

       几号过来?

 

       索克萨尔:

       是吗?我是5月28到30号在B市。

 

       一叶之秋:

       哦,这几天我在。

 

       索克萨尔:

       好巧。

 

       索克萨尔:

       见个面么?

 

       一叶之秋:

       可以吧。

 

       “由G市前往B市的旅客请注意,您乘坐的X次航班现在开始登机。请带好您的随身物品,……” 

       最后再看了眼暗淡着的一叶之秋头像,喻文州恋恋不舍地塞好手机,一手拉着行李,另一手拿着登机牌,跟随鱼贯而入的人群,通过了登机口。

 

       #

 

       其实并不是凑巧。

       那一天,喻文州看到了一叶之秋跟夜雨声烦在群里的对话。

       所以喻文州知道,一叶之秋会在5月底从国外回来一趟,为期一个星期。

       然后。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订好了去B市的机票。

 

       喻文州:“……”

 

       最终。

       喻文州叹了一口气,给一叶之秋发去了消息。

       索克萨尔:5月底我要去B市,有空的话,帮忙看一下?

       ——既然机会来了,那么,就赌一把吧。

       喻文州对自己如是说。

 

       #

 

       每个城市都有不好打车的区域,那里仿佛是被黑洞笼罩似的,几乎所有的计程车在到达之前,都会消失不见,或者客满。

       喻文州如今正处于这样的一个区域。

       好不容易等到一辆空车,于是他连忙招手示意。

 

       “师傅,XX路去吗?”喻文州问道。

       “好巧,我也是去XX路,方便拼个车么?”身旁那个明显也是在等计程车的青年听到之后,问喻文州说。

       闻言,喻文州不由得打量起对方来。

 

       只见对方身高跟自己相仿,年龄看上去也相差无几,皮肤是久不日晒的那种苍白,额头微微出着汗,五官并不特别出色,但看上去很是让人觉得舒适。

       总体而言,是一个很普通的人。

       一个同样可怜地打不到车的路人。

       喻文州在心底判断道。

 

       “这地方实在太不好打车了。”对方见喻文州不语,叹了口气补充说。

       “看上去是这样的。”喻文州点点头说。

       “上不上来?赶紧的!”计程车师傅在车里头吼道。

       青年扭头回了司机一句,带着浓重的B市口音,是喻文州听不懂的话。

       车子里头也答了一句同样满口京味儿的话,紧接着青年又迅速回了一句。

       然后那计程车司机不吭声了,烦躁地敲着方向盘,等他们了结。

 

       “你是B市人?”喻文州忽而问道。

       “嗯。”对方回答说:“后来出国读书了,前几天刚回来,办点事。”

       “哦。”喻文州若有所思,“既然同路,车上再聊?别让师傅等急了。”

 

       ……

 

       “你是来B市旅游的?”计程车里,青年问喻文州说。

       “哦!谢了啊。”接过喻文州递过来的纸巾,青年擦起汗来。

       “一半一半吧。”喻文州回答道。

       他注意到,对方有一双异常好看的手,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怎么说?”青年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来看个人,顺便旅游。”喻文州温和地笑了笑说。

       “那肯定是很重要的人。”青年品味了一下喻文州的话,反应很快地说。

       “唔……”喻文州不置可否地应了一声,想到一叶之秋,手上情不自禁地划开了手机屏幕。

       最后,喻文州还是忍住了,重新将手机塞好。

 

       “你之前是在国外读书?”喻文州岔开话题说。

       “是啊,就在……”青年向喻文州报了一个地名。

       “哦,那是个好地方啊。”喻文州笑了起来。

       ——他记得,一叶之秋提过,自己也是在那里头读书。

       “还行,就是餐馆里的菜式不太合胃口。”青年也笑了笑说。

       “大概是不合中国人的口味吧。”喻文州再次笑了起来。

       ——他想起,一叶之秋向自己抱怨当地的饭菜有多难吃的事情。

       ——当时,一叶之秋还特别强调了某一款方便面的某个味道有多难吃。

       喻文州甚至可以想象出,一叶之秋苦恼地皱着眉,面对电脑屏幕愤怒地敲打出那强烈的感叹号的模样。

       ——太难吃了!

       “太难吃了。”身旁的青年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蹙眉道。

       喻文州回过神来,听到对方正在描述一款极其难吃的方便面口味。

       “哈,以前也有人跟我抱怨过。”喻文州忍不住笑意,因为对方描述的,正巧是一叶之秋提到过的那款。

       “因为真的很难吃啊。”青年说,语气带着点无奈。

       “看来是这样的。”喻文州同意道。

 

       ……

 

       两个人在计程车里,就这样聊起天来,话题一个接一个,恍若多年的故交。

       喻文州发现,在兴趣爱好和食物口味上,青年跟一叶之秋很是相像。

       ——连声线音色和说话时的停顿也像极了。

       ——因为经历相似,且同是B市人的原因吗?

 

       “XX路口到了。”计程车师傅在前头说道,“要在哪里下?”

       “我在这里下就可以了。”喻文州说。

       “我也是。”青年说。

 

       “我约了朋友在附近见面。”青年边从车里走下来,边跟等在一旁的喻文州说。

       “唔……我也是。”喻文州回答道,心里忽然浮起了一个猜想。

       ——会是他吗?

       相似的经历,雷同的口味,同样的兴趣,是不是,因为,他就是你?

       这个疯狂的念头一旦出现,就迅速地在喻文州的脑海中扎根发芽,难以再被抑制,并不断地放大、放大、再放大,最终挤满了喻文州的整个思绪,叫嚣着要冲口而出。

       ——是你吗?

       ——你是一叶之秋吗?

       “我走这边,你呢?”喻文州按捺着最想说的话,状若无事地说道。

 

       但是。

       那不受控制地怦怦狂跳起来的心脏,出卖了他。

       怦怦,怦怦。

       喻文州听到自己胸腔里头的那颗心脏,剧烈跳动着的声音,带着希冀,带着期待,带着难以察觉的喜悦。

 

       倾盖而如故,因为是你吗?

 

       然后。

       喻文州看到,青年笑着说了句什么。

       一时之间,喻文州似乎没听清楚。

 

       “什么?”喻文州微笑着问道。

       与此同时。

       喻文州感觉到,原本鼓噪不已的心,正在一点一点地沉寂下来。

 

       “我走那头。”青年好脾气地重复了一遍,并扬起那过分好看的手,指向了路的另一头。

       “哦。”喻文州说。

 

       似乎察觉到喻文州情绪的瞬间变化,青年的神色间带上了疑惑。

       喻文州却也懒得多解释,气氛于是冷寂。

 

       “那么,再见?”半响,喻文州说道。

       “唔,手机能借我一下吗?”青年忽而问道。

       “怎么了?”喻文州疑惑道。

       “打个电话。”青年呵呵笑着说。

       “号码是多少?我帮你按吧。”喻文州开了免提,示意对方说。

       青年爽快地报了一串数字,喻文州依言摁下。

       电话拨出的瞬间,喻文州听到,身侧响起了电话铃声。

       ——从青年的身上,传来了清晰的电话铃声。

 

       喻文州:“……”

 

       只见青年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挂断,接着熟稔地摆弄数下,递到了喻文州的身前。

       他注视着喻文州的眼睛,神色极其温柔,嘴角带着笑意说——

       “我叫叶修。”

       “你叫什么名字?”

       “可不可以帮我输在通讯录里?”

 

       喻文州怔怔地看着青年,恍然间,只觉得时光似乎一下子回到了多年之前。

 

       ——我叫一叶之秋。

       ——你叫索克萨尔?

 

       “我……”定了定神,喻文州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喻文州,我叫喻文州。”他伸手接过对方的手机,低下头,一字一字地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看着屏幕上“添加成功”的提示框,喻文州心念一动,摁下了回拨键。

       “YE XIU,一叶之秋的叶……?”止住了话头,喻文州自嘲地笑了笑说:“你的名字怎么写?”

       “嗯,对。”青年说:“叶子的叶,修养的修。”

       “我觉得我们很合得来。”叶修说:“你看完朋友后,可以打电话给我吗?”

       “我打给你也可以。”叶修凝视着喻文州,补充说道。

       “再说吧。”喻文州回之以微笑。

 

       #

 

       挥别那个带给自己异样熟悉感的青年之后,喻文州一个人走在熙熙攘攘的闹市街头,向着目的地前进。

       一叶之秋跟他约见的餐馆,喻文州搜索过,是B市久负盛名的一家老字号。

       正宗老字号,地道京味儿。

       站在楼下,仰望着餐馆悬挂着的硕大招牌,喻文州对接下来的会面充满了难以言喻的兴奋。

       终于!要见到面了。

       上楼之前,他忍不住划开手机屏幕,给一叶之秋发去了消息。

       索克萨尔:我到了。

 

       ——索克萨尔即将能够见到一叶之秋。

       ——喻文州即将能够见到……?

 

       看着从楼梯上转出来的身影,喻文州不禁睁大了眼睛。

       同一时间,手机响起了铃声。

       ——那是QQ特别关注发来消息的提醒。

       ——那是一叶之秋发来了消息。

       但此时此刻,喻文州已顾不得查看。

       因为他知道,那个人,已经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从眼角到眉梢,从双唇到锁骨,从纤长的手到笔直的腿……喻文州凝视着对方,贪婪而矜持地,用目光一寸一寸逡巡着对方,专注而深情。

       末了,喻文州笑了起来。

 

       “叶修?或者说,一叶之秋?”

       “喻文州?你就是索克萨尔?”

 

       ——既然机会来了,那么,就赌一把吧。

       来B市之前,喻文州如是对自己说。

       想到挥别之前,青年对自己的示好和明显的欣赏,喻文州觉得一直以来摸黑前行的路途上,看到了可供归途的那盏明灯。

       有缘千里能相会,上天终归是待他不薄,让他赌赢了。

 

 

       END.

 

 

注释:

       1.这是一个↓

       喻文州单恋叶修多年,知道叶修临时回国,一时冲动订了机票,理智回笼后想着‘既然如此’那就听从心意赌一把吧(因为很大概率是见光死啊!),千里迢迢去到B市,途中遇见了叶修本尊,互相不知道但彼此有好感,叶修还撩了喻文州(奈何喻文州心里有了一叶之秋),最后会面的时候发现原来对方就是一叶之秋/索克萨尔,喻文州于是知道一叶之秋也会喜欢自己。

       ↑的狗血故事

       2.网络上,喻文州喜欢叶修,将一叶之秋视为谈恋爱的对象。

       但是,叶修方面,是觉得索克萨尔很不错很聊得来也有好感,却恐怕并没有考虑过成为恋人关系

       (毕竟这太虚幻了啊,没见过面不生活在同一个地方不知道姓名只是语音过)

       (所以喻文州最开始的时候就吐槽自己“不是每个人都会沉溺于虚拟的网络交际”)

       在我的理解里,喻文州会网恋,叶修不会。

       相比于叶修,我是觉得喻文州在感情上会更“不冷静”,就是更富有浪漫情怀吧。

       (但事实上,喻文州也是叶修喜欢的类型,所以车上偶遇之后,叶修就撩喻文州了)

       3.虽然没有写下去,但玩过攻略游戏的童鞋们都知道,攻略对象生日的时候,是会有事件发生的,并且好感度足够的话,会瞬间通关打出CG画面也说不定!

       所以你们注意到,喻叶二人见面的时间是叶修生日的前一天了吗?

       首先喻叶二人互有好感,再加上前期在网络积累的好感度,第二天过生日的时候,情到浓时就会……!!!(毕竟喻文州已经等得太久=W=)

 

 题外话:

       昨晚上,某位小伙伴说“最近特别想看喻叶”,于是就尝试了一下新风格……【。

       虽然我知道知名不具的那位小伙伴是想吃喻叶肉,然而天气太热,并不想炖肉……【。

       苦夏,吃清淡些!(啃着西瓜吃着龟苓膏缩在空调房的来福如是说_(:з」∠)_)

 


评论(15)

热度(2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