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福

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评论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真的喜欢哪篇文,别忘了及时告诉那个作者。
文章万望勿要转出LOFT外,拜谢m(_ _)m

【乐叶】双向暗恋(上)

标题:双向暗恋

原作:全职高手

作者:来福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AU,有私设。

配对:乐叶。

注释:1.all叶深夜60分的题目:双向暗恋。2.片段灭文法。3.一句话简介:张佳乐一直喜欢叶修,巧的是,叶修也喜欢张佳乐。

 

       一

       新学期,第一堂课。

 

       叶修懒洋洋地走进教室,停在讲台边,在黑板上写下自己的名字,然后转过身来,张嘴说道:“同学们,安静一下。”

       教室里闹哄哄的,没有人理会他。

 

       大二学生,既不会像大一新生那样在惴惴不安之中对大学生活充满期待,也不需像高年级那样在毕业论文和工作面试的双重压迫下艰难度日。

       刚度过一年大学生活的他们,正是自持勘破学校规章漏洞、行为越发大胆的时期。

       他们时时刻刻都迸发奇思妙想,无时无刻不使着用不完的精力。

       ——简而言之:他们自顾自兴高采烈地聊着天,冷落了新上任的班主任。

 

       “吱——”叶修背过身,淡定地用粉笔在黑板上狠狠一划,一道凌厉的线条出现在黑板上,尖锐刺耳的声音回响在教室上空。

       不少学生痛苦地捂住了耳朵,教室内瞬间安静下来。

       见此,叶修满意地指指黑板上的名字,说:“我叫叶修,你们吴老师到美帝国主义潜伏去了,归期遥遥,这学期我负责你们班。”

 

       瞬间的安静后,教室内再一次沸腾起来。

 

       “老师!你的手真好看!”

       “谢谢。”

       “老师!你手机号码多少?”

       “班级通讯录上自己看。”

       “老师!你住学校宿舍吗?”

       “我住老校区,条件可不比你们新校区啊。”

       “老师!有心事能找你聊天吗?”

       “看时间吧。”

       ……

       “叶老师,请问你是那个‘叶修’吗?”

 

       在一系列的起哄喧哗调笑声中,有个学生的提问特别地正儿八经,语气也十分有礼貌,一下子让叶修关注了起来。

       纤长的手指优雅地翻了翻花名册,叶修很快就准确地把人辨认出来。

 

       “哦,你就是班长邱非,是吧。”叶修说。

       “是的!叶修老师,请问你就是那个‘一叶之秋’吗?”邱非点点头,神情有些激动,重复了一遍问题。

       “是的,就是我。”叶修笑了笑,语气平淡而随意。

 

       “什么?”

       “天啊!”

       “哇靠,真人!”

       “难以置信!”

       “太幸福了!”

       学生们又一次沸腾起来,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叶修,土木工程学院硕博连读生,建筑工程系的瑰宝,校园BBS上ID为“一叶之秋”,人称“人形建筑教科全书”,是荣耀大学响当当的一名传奇人物。

 

       对理工学子而言,叶修的传奇事迹数不胜数。

       别的不说,就叶修本科在读时,为赚外快而编纂的《高数秘籍》,至今依然流传在各大理工院校,被奉为至宝供奉着,从未走下神台,一年又一年地挽救了无数学渣。

       “从前有一棵树,叫高数,那上面挂了无数的人。有一天,一个叫叶修的大神降下云头,将我们从树上解救了下来。”一个不愿意透露名字的刘小某同学热泪盈眶地如是说道。

 

       “好了,好了,上课了啊。”眼看着学生又闹腾起来,叶修掏出书本,用它在黑板上敲了敲说。

       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大神,学生们都是既激动又紧张,生怕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是以很快就安静下来,满怀期待盯着投影,看叶修打开了PPT,讲起课来。

 

       ……

 

       “下课!”

       “起立!”

       “谢谢老师!”

       叶修上的是专业课,第二节开始,三堂连上,结束后正是吃饭的时间。

       小伙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宣布下课,饥肠辘辘的他们就宛如脱缰的野马,教室内哗啦啦地一下子就消失了二分之一的人。

 

       “叶老师,一起吃饭吗?”邱非捧着教科书,满怀期待地凑了过来。

       “约了人。”叶修说。

       ——这人是自己的粉丝,叶修算是看出来了。

       看着邱非闪烁着求知欲望的双眼,记得满满一本的厚实笔记本,肚内同样大唱空城计的叶修不动声色地回绝道。

       “张佳乐!”叶修喊住走廊里经过的一个人。

       那人的脸相长得相当精神,却在脑后扎了串小辫子,平添了几分忧郁的艺术气质。

       听到叶修的喊声,他蓦然回头,往教室里看了过来。

       “张老师好!”邱非恭敬地向对方打了声招呼。

 

       ——张佳乐,美术学院博士研究生,就读环境艺术设计系,本科时跟孙哲平一起参展的作品“繁花血景”,饱受业内赞誉,在校园BBS上ID为“百花缭乱”,也是荣耀大学很有名的大神级人物。

 

       “走吧,不约了一起吃饭?”叶修夹着教案,朝邱非点点头,边说着边快步出了门。

       “啊?哦!”张佳乐瞅瞅邱非,跟上了叶修的步伐。

       二人在走廊上一前一后地走着,很快就拐弯下了楼梯,消失不见。

 

       “约了吃饭?”张佳乐笑着反问叶修。

       “没带饭卡,蹭蹭。”叶修说,神色极其坦然。

       “看到你学生那心碎的目光了吗?”张佳乐笑。

       “听到我肚子的哀鸣了吗?”叶修摇摇头说:“我可不想吃饭的时候还要解答‘这道曲线是否优美’‘那里少放几根柱子能不能撑起楼板’什么的。”

       “听不见,摸摸。”张佳乐嘴上说着,那手一下子就往叶修的小腹处摸去。

       “公众场合,注意影响啊。”叶修用教案一拍张佳乐的手说。

       张佳乐满脸遗憾地收回手,转而问道:“你这么怕麻烦,干嘛来了?”

       叶修一脸痛心疾首地说:“老吴投奔美帝国主义去了啊,我的好日子到头了。”

       边说,还边叹了口气,满脸“吾友叛逃伤我心”的伤怀。

       “哈哈,你也有今天。”张佳乐毫不客气地嗤笑道。

 

       两个人就这样熟稔而随意地边走边聊,气氛融洽而和谐。

       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看到两人不正经地边走边动手动脚、相互吐槽闲聊的样子,也都见怪不怪。

       ——张佳乐和叶修,是荣耀大学广为人知的一对好朋友,二人关系铁,早就不是秘密了。

 

       二

       张佳乐第一次看到叶修,是在两院的全明星辩论赛上。

 

       当时的辩题,是“文史男和理工男谁更适合做老公?”。

       叶修所在的土木工程学院理工男多如鹅毛,自然是支持“理工男更适合做老公”这一观点,是正方。

       张佳乐所在的美术学院文艺青年云集,当然是支持“文史男更适合做老公”这一观点,是反方。

 

       “男生学文,动机不纯。”

       “找模范老公,还看理工。”

       正方的四辩胸有成竹地即兴陈词,措辞犀利而不失幽默,逻辑严密而富有感情,站在四辩席上侃侃而谈。

       张佳乐坐在反方辩论席上,看着对方自信从容地慷慨陈词的模样,多看了对方的桌牌几眼,默默记下了名字。

       ——叶修。

       桌牌上端正地写着这个名字。

 

       “方便拼桌吗?”

       比赛结束后,张佳乐跟队友们跑去吃撸串,刚坐下,有把似曾相识的声音就插了进来。

       张佳乐转头一看,竟是叶修。

 

       “诶哟,是你啊。”叶修一看是张佳乐,笑了,随后环顾了张佳乐身边的人,顿悟:“整个队伍都在呢?”

       “你认得我?”张佳乐疑惑地道。

       “嗨,老吴。”未等叶修回答,张佳乐那边就有人招呼了过来。

       “你好,你好。”叶修身后的吴雪峰微笑着回应了对方。

       “也吃撸串呢?”有人问。

       “是的,不介意拼桌?”吴雪峰继续回答说。

       “当然!我们可是见一次少一面了啊。说实话,看到你出现在指导席上,我还挺惊讶的。”对方说。

       “有空就来看看。”吴雪峰笑着说。

       “是该常回来看看,看看你们叶修怎么厉害法。诶!我说叶修,你的酒量练好没?太差劲了啊!”

       双方队员相互打着招呼,边闲聊边随意地坐了下来。

       两院的辩论赛也举办多年了,双方都是老对手,彼此都能叫得出名字来。

       ——除了大一新生。

       这在座的唯一一个大一新生,也就张佳乐了。

       “张佳乐。”美院那边的队长指指张佳乐,介绍道。

       “我记得你,刚才表现挺不错啊。”只听叶修笑着说:“只比我差那么一点点。”

       “我也记得你。”张佳乐笑了笑,心想:只比你差那么一点点,这话也好意思自己说出来。

       “用来驳斥的论据很有针对性,可惜言辞过于浪漫情怀了。不然还真不好说谁会赢。”叶修继续笑着对张佳乐说道:“到底是艺术家哈。”

       张佳乐怒,这人说话是故意的呢还是故意的呢?

       可偏偏说的又是大实话,竟让人无从反驳。

       ——于是张佳乐心里觉得更窝火了。

 

       “叶修又瞎说什么大实话?该罚,喝!”美院的队长凑了过去,爽朗地搭着叶修的肩膀,拿起一罐啤酒就往叶修手里塞。

       “我来喝吧。”中途一只手伸了过来,将酒截了过去。

       ——吴雪峰。

       “诶,我说老吴你这是养儿子呢?管得戎严了啊。”有人说。

       众人哄堂大笑,吴雪峰也不恼,捏着易拉罐一口气就喝了起来。

       吴雪峰喝酒的动作极其斯文,但速度那是相当的凶残。

       他很快地就把酒喝掉,末了还倒着亮了亮罐底,向众人示意。

       “好!爽快!”众人拍手称好,算是揭过这一茬了。

 

       在座一行人吃吃喝喝,除了中途脱队跑去跟女朋友压马路的,剩下的人很快就都东倒西歪,倒成一片。

       最后,坚持着还未倒的有三个人。

       分别是,清醒异常、唯一滴酒未沾的叶修,以及,尚有意识的吴雪峰和张佳乐。

 

       跨过地上躺着、绕过桌面趴着的那一桌子“尸体”,叶修对半醉的吴雪峰说:“该回去了啊,你们这状态可翻不了墙。”

       吴雪峰手撑着脑袋,背靠着墙,点点头,示意自己听到了。

       叶修说完,又朝同样半醉的张佳乐说:“你一个人行吗?”

       “嗯?什……么?”张佳乐没听清,迟缓地反问了一句。

       “找!人!来!接!”叶修无奈地把头凑过去张佳乐耳旁,大声喊道。

       叶修的气息伴随着他的话语,一下子钻进了张佳乐的耳道里,热乎乎地直直撞进了心田上。

       一瞬间,张佳乐觉得有点心痒。

       他揉了揉耳朵,下意识地把头挪开,然后在裤口袋里掏了起来。

       看张佳乐磨磨蹭蹭地掏了几遍还没能成功,叶修将手伸了进去,贴着张佳乐的手在兜里翻了几下,随即一把抓出了手机,塞到他另一只手上。

       张佳乐眼睛盯着叶修,手上迟缓地解锁,然后拨出了电话。

       电话打完,张佳乐维持着打电话的姿势,眼睛继续一眨不眨地继续盯着叶修。

       叶修淡定地回瞪回去。

 

       两个人就这样对视着,谁也没说话。

 

       半响,叶修开口说:“你的手挺暖和的。”

       张佳乐迷迷糊糊地点点头

       叶修无语地摇了摇头,把眼睛挪开。

       夜风吹了过来,打在这群年轻人身上,带着凉意,缓解了这群酒鬼身上的燥热。

       叶修呢?却是抖了个哆嗦。

       他可没喝酒,这会儿确实是有点冷。

       左右张望了一下,叶修看见张佳乐屁股底下压着件外套,毫不客气地就拽了出来,套在了身上。

       然后手撑着脑袋,打起瞌睡来。

 

       又过了好一会儿,一个高大的身影停在了叶修这一桌子旁。

       正好叶修撑着脑袋的手滑了一下,人清醒了过来。

       “美院的?”叶修打了个哈欠,眼角挂着泪花,睡眼朦胧地问道。

       “对。”来人点点头说,看着叶修身上的外套,神色有点奇怪。

       “那好,赶紧把人搞回去。”叶修说。

       说完,叶修推了推张佳乐,喊道:“起来,走了。”

       然后又拍了拍吴雪峰说:“人来了,我们也走吧。”

       “嗨,大孙。”张佳乐勉力撑起眼睛,辨认道。

       “走吧。”孙哲平弯腰从地上拖起两具“尸体”,左右各搭一个,对张佳乐说道。

 

       于是。

       叶修这边,一个清醒的人加一个半醉的人,各自搀扶着两只醉猫。

       张佳乐那边,一个清醒的人搭一个半醉的人,半拖半拉着三个醉鬼。

       两队人渐行渐远。

       二人就这样匆匆分别,也没来得及说声再见。

 

       一天后,叶修接到了一个陌生的来电。

 

       电话接通,叶修还没来得及说话,对方劈头劈脸地就来了一句。

       只听他说:“叶修你什么时候把外套还我?!”

       “啊?你谁。”叶修懒洋洋地问。

       “我张佳乐!”对方的声音带着点恼怒,又充满着朝气,就像春日里的阳光,湿漉漉的并不过分灿烂,却充满勃勃生机。

       ——就这一刻开始,两个人相互走进了对方的生活当中。

 

       三

       这个学校里有多少人喜欢叶修?

 

       看着毫不腼腆地跑来拼桌,并跟叶修相谈甚欢的二人,张佳乐狠狠地嚼烂嘴里的土豆咽下,面无表情地想道。

 

       “老叶!听说你带学生了啊?怎么样!感觉怎样?好玩吗?话说,你们系居然推你出来当兼班,这是要没落的节奏啊!门庭冷落、后继无人啊!”

       ——黄少天,法学院在读研一生,主攻法律经济学,在模拟法庭上极其擅长钻空子并把握机会将对手一击必杀,在校园BBS上ID为“夜雨声烦”,以其“话唠”属性闻名荣耀大学。

 

       “少天,门庭冷落是错用。因为是吴雪峰前辈的班级,叶修前辈才插手的吧。”

       ——喻文州,经济学院在读研一生,报读经济学系,在校园BBS上ID为“索克萨尔”,跟黄少天是同一个课题小组的队员。

 

       “哦,原来是错用啊?知道了啦。那老叶,你还没说带学生有什么感觉呢?有没有一种特愧疚、感觉在误人子弟的内疚感?”黄少天点点头,手上极其自然地夹了一筷子秋葵,放到叶修的碗里去。

       “呵呵,你们的开题报告完成没有?”叶修不理会黄少天的问题,转头问起喻文州来。与此同时,他在桌底下用力踢了张佳乐的小腿一下。

       张佳乐疑惑地望了叶修一眼,叶修一脸无辜地指指桌子底下。

       就在张佳乐低头察看的时候,叶修淡定地将自己的菜碗跟张佳乐的调转,然后手速飞快地把剩下的土豆全都夹到了自己的饭碗里头去。

 

       把身体坐直回来的张佳乐:“……”

 

       “高一的数学课,”张佳乐徐徐开口,语调沉痛地诉说着往事:“我花了两秒弯腰捡笔,从此,就再也没听懂过数学课。”

       张佳乐一脸痛心疾首,对着叶修说:“可刚才,我居然又弯了一下腰!”

       “真是太遗憾了。”咽下最后一口土豆,叶修宽慰道。

 

       “叶修你妹!吐出来!”张佳乐暴起,一把掐住叶修的腰,使劲地摇了几下。

       “别晃了!真吐你一身信不信?”叶修眼明手快地一手扒着身旁的黄少天,嘴上对张佳乐喊道。

       张佳乐不理,恼怒地继续掐着叶修腰上的软肉。

       叶修怕痒,这下子又是笑又是咳嗽的,难受地倒在了黄少天身上。

       黄少天果断里揽住叶修的肩膀,嘴里乱七八糟地说着“老叶你倒过来干嘛?重死了知道不?快起来,真是的!有碍瞻观啊!伤风败俗啊”,手上却使力死死地按着叶修不让他起来。

       叶修挣扎着伸出一只手来,软绵绵地抓着张佳乐在腰上作乱的手,有气无力地喊道:“别、挠了,待会真、吐了,诶,我、我不行了。”

       叶修的手是出名的好看,平日里不知多少小女生小男明着暗着偷拍,BBS上专门放叶修的手用来舔屏的那张帖子,楼都盖到上万层去了。

       这事,张佳乐自然是知道的。

       如今,这往常稳定地抓着鼠标画图、拎着工具做模型的手,正软绵绵地抓着自己,似抓非抓、欲离未离,似乎不堪一击般弱势。

       再往上看,手的主人正有气无力地向自己求着饶,眼角因笑出了眼泪而有点发红,脸颊也因咳嗽而染上绯红,显得特别的无助脆弱。

       ——实在是让人欲罢不能。

       张佳乐正恍惚着,又一只手却又从他身旁横插了过来,坚定地把叶修虚抓着张佳乐的手掰开,然后往上按在了叶修的肩膀上。

       “少天,让叶修前辈起来。”喻文州边说着话,边扶起了叶修。

       “对对对,老叶赶紧起来!压死我了,真是的!看在我们深厚的感情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啊!”黄少天顺势松了手,嘴上继续乱七八糟地说着话。

       “咳咳咳。”叶修又咳嗽了几下,才顺过气来。

       “行了,文州,谢谢啊。”叶修朝喻文州摆摆手,说道。

       喻文州这才将一直放在叶修背上,不住来回抚摸着给他顺气的手挪开。

       “不用谢,应该的。”喻文州笑了笑说。

 

       应该什么?

       应该揩油还是应该占他便宜?

       张佳乐心里生着闷气,手上收拾着餐桌上的东西,对叶修说:“吃饱赶紧走,不然赶不上校车。”

       “张佳乐同志,你这种态度,极度不端正啊。”叶修跟张佳乐相识了七个年头,自然发觉他的情绪不对,但他并不理解这种不满情绪的来源。

       张佳乐一方面恼怒叶修在感情上的无知无觉和视而不见,另一方面又生气自己的疏忽大意,让敌人趁虚而入。

       这种情绪,源自于张佳乐对叶修的一种既想靠近又害怕被对方察觉心思的复杂而别扭的情绪。

       ——简单来说,张佳乐在暗恋叶修。

 

       四

       张佳乐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叶修的呢?

 

       对于这个问题,张佳乐回答不出来。

       但他清晰地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察觉到“张佳乐喜欢叶修”这个事实。

 

       那是在张佳乐第二年参加两院全明星辩论赛的时候。

       比赛结束后,一群人热热闹闹地去了KTV。

       这一次,吴雪峰不在,再没有人替叶修挡酒。

       于是,在场的所有后辈都看到——

       在比赛场上叱咤风云的叶修,是如何轻而易举地被一杯酒撂倒。

       众人饶有兴致地围观了一下,随后又各自散开。

       毕竟,对着一个醉倒了、呼呼大睡的人,可一点意思也没有。

 

       可怕的是,张佳乐并不这样觉得。

       看着仰躺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叶修,看着他呼吸起伏的胸膛、看着他被酒意染红的脸庞、看着他毫无防备的睡脸,张佳乐竟无端生起一种亲吻下去的冲动。

       那一刻,他知道:自己完了。

       更正,是弯了。

       不过就结果而言,其实并没多大区别。

       ——时时刻刻都想看到叶修。

       ——鸡毛蒜皮的事都想跟他聊。

       ——两个人待在一起什么都不做也觉得很高兴。

       ……

       张佳乐原以为,他和叶修不过是伯牙和钟子期。

       可这一天晚上,他悚然发现,自己跟叶修原来竟是襄王和神女、落花和流水。

 

       所以,首先要去把网名改掉吗?

       ——看着双目紧闭、嘴唇微张的叶修,张佳乐认真地考虑起来。

 

       TBC.

 

注释:

       1.不知道现在大学还有没有班主任?以前呢,大一大二的时候是有配备兼职班主任的,一般由本专业或相近专业的研究生担任,跟辅导员不一样,并且他们也是需要给本科生上课的。

       叶修那么懒散怕麻烦的性格,本来是不会跑去当兼班的啦,但是吴雪峰出国留学去了,吴雪峰在校时很照顾他,所以叶修就帮忙了。

       然后叶修对学生说吴雪峰出国这事是用“潜伏”,对张佳乐则用“投奔”,其实跟原著里,叶修在记者面前称呼王杰希“王队”,私底下在选手里喊“王大眼”是一个道理=W=

       2.原著里推理可得,第一赛季叶修18岁嘉世出道的时候,吴雪峰24、25岁左右(当时老魏23岁)。所以本文设定就是吴雪峰比叶修大6岁,即叶修大一的时候,吴雪峰研二。

       3.《文史男和理工男谁更适合做老公?》是2010年北大清华全明星辩论赛的辩题,有兴趣的可以百度,全程都挺有意思的。

       “男生学文,动机不纯。”“找模范老公,还看理工。”是当时清华的辩手说的。


 @二道白河 这位客官,你点的乐叶双向暗恋校园paro上菜了,请慢用=W=

评论(25)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