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福

相聚有时,后会无期。
回复是对作者最好的鼓励,真的喜欢哪篇文,别忘了及时告诉那个作者。
文章万望勿要转出LOFT外,拜谢m(_ _)m

【翔叶】不坦率与厚脸皮

标题:不坦率与厚脸皮

原作:全职高手

作者:来福

分级:辅导级(PG)

警告:半原著向,有私设。

配对:翔叶。

注释:1.all叶深夜60分的题目:嗜睡。2.下划线标注的是原著原文。3.一句话简介:孙翔患有过嗜睡症,嘉世战队笔直的队史因此拐了个弯——队长弯了,两个。

 

       “叶秋,俱乐部已经决定,由新转会来的孙翔接替你的队长职务,一叶之秋今后也由孙翔来操控。”俱乐部经理冷冰冰地对着推门而进的叶修说道。

       “叶哥,不好意思啊,一来就占了你的位……是你?!”处于嘉世队员人圈子中心的少年,边越过人群向叶修望来,边说着话。

       ——可那以挑衅开头的话语,却是以诧异吃惊结尾。

       “你认识他?”苏沐橙低声问叶修。

       叶修摇摇头,表示了否认。

       “你就是一叶之秋?”孙翔一下子从座位上跳下来,拨开人群来到叶修身前站住,盯着叶修,激动地问道。

       轻轻叹了口气,叶修把手中的银白色账号卡塞到了孙翔手上,淡淡地说:“以后,你才是一叶之秋。”

       说完,叶修转身就要离开。

       “叶秋!目前俱乐部暂时没有合适的比赛账号给你,你就先在队里担任陪练吧!” 俱乐部经理喊住了叶修,对他如此说道。

       “呵呵,陪练?我看不必了……”

       “陪练?我不同意!”

       截然不同的两把声音异口同声地响起。

       只见孙翔打断了叶修的话,急哄哄地对俱乐部经理说:“嘉世已经沦落到连一张账号卡都拿不出手了吗?其实,我还有点私人积蓄,我可以……”

       “孙翔,”俱乐部经理打断了孙翔,以免他再说出什么不着调的话:“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

       “哈哈,翔哥真会说笑。”

       “某些人自觉点,早点退休养老吧。”

       “就是!”

       众人也再次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奉承着孙翔,并嘲笑着叶修。

       “你什么意思!”孙翔瞪了那让叶修早点退休的队友一眼。

       然后,孙翔无视俱乐部经理的话,执拗地坚持道:“反正我不同意叶秋当陪练!”

       叶修看着身前乱哄哄吵成一团的众人,见似乎没人注意自己,转身就要继续离开。

       “你不许走!”事实证明,叶修的想法是错的。孙翔不仅喊了出来,还伸手拉住叶修,不让他离开。

       “老板还没来,等老板来了再说吧”看着眼前错综复杂的形势,苏沐橙也拉住了叶修,带着私心如此说道。

 

       ……

 

       次日,嘉世战队举行了新闻发布会,会上,嘉世的新闻发言人向外界宣布了“孙翔接手一叶之秋,以及接替嘉世队长一职,原嘉世队长暨一叶之秋操纵者叶秋,由于身体不适需要先休息一段时间,病愈后就会归队”的消息。

       “叶秋绝对不是离队。”

       “叶秋大神的待遇不变。”

       “叶秋现阶段肯定不会退役。”

       “嘉世全队都翘首企盼叶秋的归来。”

       “叶秋相信孙翔完全有能力接替一叶之秋。”

       新闻发言人微笑着一遍又一遍地向到场的各界媒体强调着说。

 

       “我会让嘉世战队再现辉煌!”面对着镜头,孙翔面带笑容,自信满满地说。

 

       “嘀——”

       陶轩关掉电视屏幕,转过头对俱乐部经理说:“你说这孙翔跟叶秋是怎么回事?”

       俱乐部经理摇摇头,说:“此前……没听说过有私交啊。”

       陶轩点点头,对经理挥挥手,不再言语。

       俱乐部经理于是便告辞了。

 

       昨天,陶轩曾私底下问过叶修,跟孙翔什么关系。

       当时,叶修斩钉截铁地说不认识孙翔。

       陶轩虽然厌恶叶修,但内心到底是信赖叶修的。

       叶修说不认识,那就是不认识,叶修不需要说谎——陶轩如是想道。

 

       那么,孙翔对叶修的态度又是怎么回事?

       背靠着沙发,陶轩闭目琢磨起来。

 

       #

 

       “你不想要一叶之秋了?”陶轩说。

       “一叶之秋我要,叶秋也不能走。”孙翔坚持道。

       “呵呵。”一旁的叶修呵呵笑了一句。

       陶轩瞥了叶修一眼,对孙翔说:“年轻人心挺大啊。有野心是好事,但也要懂得取舍。什么都想要,只会什么都得不到,嗯?”

       “嘉世倒数第二,是吧?我能带着越云排到第八位,就能带着嘉世重回季后赛!”孙翔自信地说,毫不畏惧陶轩的威胁。

       对陶轩说完,孙翔又转过头来,对叶修说:“不要担心,我会护着你的!”

       靠,原来是个二缺!陶大老板在内心狠狠地骂道。

 

       看着孙翔踌躇满志、年少气盛的样子,叶修没搭理孙翔,只是对陶轩淡淡地说:“一叶之秋我已经交给了他,凭孙翔的实力和技术,相信嘉世能走得更好。”

       “一定会的。”陶轩矜持地点头微笑说。

       “累了七年多,给我放个假休息一下吧。”叶修接着说。

       “既然你这样说了……”陶轩满意地点点头,正要接着说点什么,孙翔又开口了。

       “你不能走!”孙翔气呼呼地打断了陶轩的话,对叶修吼道。

       看着激动的孙翔,叶修无奈地安抚道:“我会回来的。”

       “好!那等季后赛的时候你就要回来!”孙翔高兴地说道。

       未等其他人搭话,孙翔又接着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孙翔想了想,迟疑地说:“看我为你……什么打江山?”

       “看我为你打下的江山?”一旁做了长时间壁花的俱乐部经理试探性地说。

       “对!”孙翔兴奋地一拍经理的肩膀,然后转头对叶修一字一句地说:“你一定要回来,看看!看看我为你……咳,打下的江山。”说到最后,竟是有点脸红。

       “……”一贯厚脸皮的叶修可疑地卡壳了一下,然后转过头对陶轩说:“我先走了。”

       陶轩也是一脸不忍直视的样子,对叶修挥挥手,表示了放行。

 

       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孙翔接替队长职务还有一叶之秋,叶修则是放假休息去。

 

       稍晚一点的时候,陶轩曾到过叶修的房间,问正在收拾东西的叶修“你认识孙翔?”

       叶修没回头,继续埋头收拾着东西,嘴上回答说:“看过越云战队的录像。”

       得到答案,陶轩于是离开。

       对叶修,他实在有点无话可说,只想早点让他消失掉。

       ——明明,二人曾经是那么好的朋友。

 

       #

 

       “所以,你现在要去哪里‘休息’呢?”送叶修走出嘉世门口,苏沐橙强调了一下“休息”二字。

       叶修拎着一个简单的行李,左右张望了一下,随手指了指对面,说:“那里?”

       ——兴欣网吧。

       苏沐橙说:“队里也有电脑,配置比网吧的好得多。”言下之意是为什么非得去网吧打荣耀。

       “队内的气氛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都想我走,我继续留下来只会更糟糕吧。”叶修冷静地说:“你好好配合孙翔,那小子操作不错,就是人有点二。”

       如果没有孙翔的一通胡搅蛮缠,恐怕叶修会选择退役吧。苏沐橙心里清楚,是以对孙翔有所改观,敌意稍减。

       想起孙翔的举动,苏沐橙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你的东西还在房间里?”分别的时候,苏沐橙想起什么,确认道。

       “嗯……孙翔不给收拾。”说起这个话题,叶修也有点无语。

       叶修要离开的时候,孙翔死活不让叶修收拾东西,非得留着,最后只让叶修简单收拾了旅行用的分量,大部分东西都还留在队长寝室。

       可孙翔自己也已经搬进去了啊,几个意思?——叶修百思不得其解。

       “哦……”苏沐橙眨眨眼,拖长着调子应和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跟苏沐橙分别后,叶修走进了兴欣网吧,在里面谋了份值夜班的兼职做。

       老板娘陈果是个爽朗的美女,本来要招聘的是全职夜班,但在看到叶修高超的《荣耀》操作水平,二话不说就答应了叶修。

       “你要待到什么时候啊?”陈果问叶修。

       “几个月吧,下年6月左右。”叶修想了想,回答说。

       “哦。那正是季后赛的时候啊。”作为《荣耀》的资深粉丝,陈果一下子就联系到《荣耀》的赛程上面去了。

       叶修笑了笑,没再回答,陈果也只是随口一句,很快就离开招呼客人去了。

 

       #

 

       刘皓、陈夜辉、王泽、方锋然,四人夜访兴欣网吧又灰溜溜地回去后,第二天晚上,孙翔就找上门来了。

       “上机吗……哦,是你。”叶修招呼客人到半途,便发现又是认识的人。

       “你在这里干嘛呢!”戴着个墨镜,孙翔压低声音质问道。

       “休息。”叶修把身体缩回前台里,老神定定地继续打着游戏。

       “休息就是跑这里来住狗窝当网管吗!”孙翔继续压低着声音生气地质问道。

       闻言,叶修下意识地左右张望了一下,确定陈果不在附近后,不免松了口气。

       ——孙翔这话,被陈果听到了非气个半死不可。叶修心想。

       “你怎么知道的?”叶修问孙翔。

       “方锋然说的。”孙翔依旧压低声音,气鼓鼓地说。

       “哦。”叶修点点头,然后又打起游戏来,不再搭理孙翔。

       等了一会儿,见叶修不理会自己,孙翔把头往前台的电脑屏幕上凑了过去,戴着墨镜看不清楚,便摘了下来。

       当他看到叶修操作着一个20来级的散人号在练级时,便对叶修说:“干嘛呢?练级?交给技术人员去做就好了啊。你这是在浪费时间,你知道吗!”

       听到孙翔的话,叶修放下手头的游戏,一脸严肃地对孙翔说:“那你呢?”

       “啊?”孙翔有点不明所以,愣愣地望着叶修。

       “你在这里干嘛?赛季结束了吗?来这里浪费时间?”叶修神色认真,定定看着孙翔,满脸严肃,没有笑意。

       看得孙翔下意识地一缩脖子,嗫嚅着说:“我过来看看你……”

       随即又醒悟过来,挺了挺腰杆,对叶修说:“怎么就、怎么就浪费时间啦!”

       “昨晚输了比赛,复盘了吗?下周对蓝雨,战术想好了吗?”叶修不紧不慢,一字一句地对孙翔说着话,声音不急不躁,可听在孙翔耳中,字字诛心。

       叶修说:“你来嘉世才几天?跟队友的配合还很生疏吧?不趁比赛前多抓紧时间配合熟悉,还往外乱跑?你以为在嘉世还跟越云的时候一样?一个人在前头冲冲冲就可以取得胜利了?昨晚打得很不爽吧?有没有发现自己成为了队伍的突破口?这样还想进季后赛?”

       孙翔愣愣地望着叶修,像看着一个陌生人,神色惊诧,又带着点受伤的表情。

       看到孙翔的神情,叶修住了嘴,狠狠吸了口烟,接着缓缓吐出一道烟圈,叹息道:“你的实力和技术,在越云时就已经被认可了,你不需要再急着证明自己。回头看看你的队友们,相信他们。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

       孙翔嘴巴张开又合上,合上又张开,反复几次,似乎想说点什么来反驳。可最后,还是转身跑出了兴欣网吧的大门,一言未发。

       看着孙翔离开的背影,叶修摇了摇头,缩回了前台里继续练起级来。

 

       冲回嘉世战队大楼的孙翔,心情非常低落,一路未跟碰上的任何一个工作人员打招呼,一言不发地跑回队长寝室就锁上了门。

       然后,孙翔发起呆来。

       想起叶修那严厉至极的话,孙翔觉得心里异常难过;想到叶修那白皙修长的手指夹着香烟吞云吐雾的样子,又觉得媳妇儿异常好看。

       他就这样背靠着门,漫无目的地胡思乱想着,眼睛无焦距地扫视着房间内的陈设。

       房间里,叶修的东西一样没动,保持他离开时候的样子。

       此外,孙翔搬进来的时候,还兴奋地把自己的东西都紧挨着叶修的物品摆放着,房内的一切都显得如此亲密而和谐。

       ——可房间的两个主人的关系并非如此。

       是哪里不对呢?

       怎么一点都跟梦里的时候不一样?

       明明在梦里,他是那么温柔的一个人?

 

       #

 

       孙翔在接触《荣耀》之前,曾有很长一段时间患过一种叫嗜睡症的病。

       这种病,目前病因不清,但不分场合就会出现不同程度、不可抗拒的入睡。

       睡梦中,孙翔看到了一个男人,不止一次。

       久而久之,梦中无所事事的孙翔就关注起这个男人来。

       看他的生活起居,看他的一颦一笑。

       然后,这越是关注,孙翔心里就越是期待入睡的时间。

 

       但这是病,得治。

 

       后来,医生建议孙翔培养一种长期的兴趣爱好,从心理上进行调节,看能不能减缓病状。

       孙翔便想到了在那个男人的电脑屏幕上看到的《荣耀》界面。

       他开始打起了《荣耀》。

       这一接触,就着了迷,并且还被发现卓有天赋,很快就有职业战队上门联系孙翔。

       而嗜睡症,也莫名其妙地痊愈了。

 

       于是。

       孙翔在越云战队出道,时年未满17岁。

       ——端的是神一般的天才少年。

 

       然后。

       孙翔为了梦寐以求的一叶之秋,转会到了嘉世战队。

       在这里,他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

       那一刻,他欣喜若狂,觉得自己的时代就要来临了。

       ——升职加薪、当战队队长、接手一叶之秋、迎娶梦中男神、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

       现实很快狠狠地给了他一个耳光。

       啪。

 

       #

 

       2月14日,情人节。

       孙翔早早就来到兴欣网吧门口,兴奋地转着圈走来走去,等着叶修出来。

       半小时后,叶修才姗姗来迟。

       一看到叶修,孙翔就一脸生气地指责说:“你迟到好久!你知道外面有多冷吗!”

       “不是约的九点?”叶修有点惊讶地说。

       孙翔被噎住了,他从昨晚开始就兴奋不已,只想早点见到对方。

       “哼。”

       孙翔哼了一下,然后把一早就从嘉世饭堂打包好的、揣在怀里的早餐拿了出来,塞到叶修的手上。

       ——早餐用一个小保温瓶盛着,打开盖子还热气腾腾的。

       ——都是叶修以前在嘉世战队的时候爱吃的种类。

 

       “苏沐橙说你喜欢吃这些。”孙翔偷偷地打量着叶修的神色,看叶修望过来,又若无其事地转开,故作镇定地说。

       看着身旁眼神游移、装作四处看风景的孙翔,叶修轻轻地笑了起来,说:“嗯,是很喜欢吃。谢谢啊。”

       孙翔眼睛一下子转了回来,看到叶修的笑容,又倏尔移转开去,轻轻咳嗽了一下,说:“咳,喜欢就好。”

       耳尖竟是有点微微发红,不知是冻的还是害羞的。

 

       孙翔正激动着,就看到叶修拎着小保温瓶,转身又走回了兴欣网吧。

       走到门口,叶修朝孙翔挥挥手说:“不进来?”

       “啊?”孙翔有点不明所以。

       “总不能在大街上站着吃吧。”叶修有点无奈地说。

       “其实你可以进来的。”看着孙翔冻得有点发红的脸庞,叶修补充了一句。

       “我这不是怕太张扬招摇了吗!”跟在叶修后头,孙翔急切地解释道,生怕给叶修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

       “其实站在门口更显眼。”看着孙翔手足无措的样子,叶修哑然失笑。

 

       孙翔停下了脚步,呆呆地看着叶修忍俊不禁的样子,听着他的笑声,只觉得内心一阵喜悦从心田上灌溉而过,令他全身上下都暖意洋洋的。

       ——我媳妇儿真好看。孙翔想。

 

       吃过早饭,孙翔带着叶修去了游乐场。

       这可是情侣约会十大必备场景,孙翔自然不会错过。

       可今天是情人节。

       游乐场里自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

       一看那阵势,叶修就苦了脸色。

       排了大半天,玩了两个项目,在网游里叱咤风云的叶修大大就歇菜了。

       他赖在了休憩的长椅上,将自己装备了上去,死活不肯解除合体状态。

 

       看着叶修半死不活的样子,孙翔有点愣,不知道该怎么做才好。

       半响,孙翔对叶修说:“要不,回去?”

       叶修懒洋洋地抬眼看了孙翔一下,又把视线收了回去,随意地眺望着远处,有气无力地说:“你不是还没玩够?你去玩吧。我在这休息一下就好。”

       你都不在,我玩儿什么啊!孙翔的内心有一个小人在呐喊着说,尖叫着要跳出他的喉咙,把真心话说出来。

       看着叶修无精打采的样子,孙翔忽然福灵心至,试探着说:“我想回去了,荣耀的情人节任务还没做呢!”

       叶修一下子整个人都精神起来,呼啦一下解除了跟椅子的组队状态,站了起来,对孙翔说:“那回去吧。”

 

       景区里没有出租车,两个人还要走到游乐场的大门口,才能找到代步的工具。

       走着走着,孙翔扭头想看看叶修,一转头,身旁空空如也,惊了一下,再猛然回头,才发现叶修落在了身后,二人隔了很是有一段距离。

       孙翔蹬蹬蹬地跑过去,对叶修生气地说:“走得好慢啊!”

       叶修看着孙翔半是紧张半是恼怒的样子,笑了笑,说:“你们年轻人就是有活力啊。”

       实际上,平日鲜少出门、日夜对着电脑的叶修,跟着孙翔在游乐场又是挤又是玩的耗了大半天,早就累得不行,刚才赖在椅子上不走倒也真不是故意扫孙翔的兴致。

       看着叶修略显疲惫的样子,孙翔手伸了出来,想拉住叶修。

       但一对上叶修带着笑意的目光,孙翔到底是没敢下手抓住叶修那放在身侧的好看极了的手。

       只见孙翔装作无意地把手缩了回去,然后背对着叶修蹲下,说:“我背你。”

       等了一下,见叶修没动,回头低声吼道:“快上来!这要走到什么时候!”

       看着孙翔脸红耳热的样子,叶修叹了口气,慢吞吞地走上前,趴了上去。

 

       #

 

       情人节过后,常规赛紧锣密鼓地继续进行着。

       可在比赛的间隙,孙翔总是三天两头戴着个大墨镜,跑过来兴欣网吧。

       “不都跟你说了,多把心思放在比赛上,不要过来浪费时间。”看着坐自己旁边,一副要跟着自己练级的孙翔,叶修皱皱眉头。

       “不是浪费时间。”再次面对叶修的严厉苛责,孙翔显得淡定很多,至少没有再夺门而出。

       “嘉世这几轮不都赢啦!积分也在稳步上升。劳逸结合,不是你说的吗!”孙翔看左右没人,早就摘下了大墨镜,现在正瞪着亮晶晶的双眼,看着叶修,一副求夸奖求顺毛的模样。

       叶修莫名地觉得眼前的少年人,此时此刻竟是有点像家里求蹭蹭求抚摸的小狗小点。

       忍住了撸撸对方头毛的冲动,叶修继续绷着脸,看似严肃地说:“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

       “我知道啊。”孙翔有点得意地说:“我在追你啊!”

       我在追你啊。

       在追你啊。

       追你啊。

       饶是一向伶牙俐齿、厚皮老脸的叶修,瞬间也不由得一时失语。

       不等叶修有所反应,孙翔继续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我追了你几个月了!你看,我们逛过街、约过会,一起下过副本,做过情人节任务,”看了看叶修的神色,孙翔脸色有点发红,带着点小心翼翼的意味轻轻地问:“我现在可以牵你的手了吗?”

       ——眼前的少年人,头发黑亮,因不注意打理而略微有点支楞起来;脸庞光洁白皙,带着少年人特有的朝气;眼睛炯炯有神,平日总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模样,整个人由内而外洋溢着青春和活力的气息。

       ——此时,他正轻轻地低下平日昂扬着的头颅,带着情窦初开的萌动,低声问心上人:我可以牵你的手吗?

 

       一刹那,叶修想起了孙翔在游乐场利索地蹲下,背起自己的情景。

       ——孙翔的肩膀并不宽厚,还带着少年人的瘦削单薄,但足够结实。

       当时,叶修趴上去之后,成年男子的体重令孙翔整个身体略略往下沉了一沉,他停顿了几秒,找准重心,然后才稳稳当当地站了起来,迈步开去。

       走到大门前的整段路上,二人都无话,叶修当时没细想,现在想来,大概是在害羞,微红的耳朵看来也未必是冻的。

       然后,到了门前,孙翔放下叶修后,也是像方才那样带着得意的神色,对叶修说:“走得很快吧!”

       当时的孙翔,满满的一脸求夸奖的气息,在听到叶修懒洋洋地说“是是是”之后,更是整个人都闪闪发光似的,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

       或许在那时候,就已经对他上心了吧?叶修心想。

       笑了笑,叶修注视着孙翔,同样轻声地回答了一句。

       他说:“好。”

 

       听到叶修的答复,一个大大的笑容自孙翔嘴角展开。

       只见他一手紧握住叶修的手。

       另一手摘走叶修嘴角叼着的烟卷。

       然后,毫不犹豫地,深深地,吻了上去。

 

       这一刻,孙翔觉得自己站在了世界的中心,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END.

 

 

注释:

       1.孙翔一开始的心态是这样的:叶秋状态下滑,导致战队成绩一塌糊涂,但那是哥喜欢的人,哥要罩着他,哥一个人玩得可好了,你们都站在哥身后吧,哥会让一叶之秋和嘉世再现辉煌。——这种心态的形成,一来是孙翔确有天赋(继王杰希后第二个无新人墙),有自傲的资本;二来是孙翔在越云出道,越云是弱队,输了不被人惊讶,赢了就会说是孙翔的功劳,可以说孙翔出道后就是一路受赞扬过来的,心态有点飘。

       2.越云战队是弱队,其他战队就算有关注也不会多,第七赛季孙翔是新人,目测还不是队内核心,因此虽然是新人王但受关注程度肯定还是不算多(其他战队还要研究各大冠军战队豪强战队的王牌啊战术啊等等,对越云这种弱旅的研究肯定不会太多)。

       而到了第八赛季,孙翔毫无疑问是战队的战术核心,所以对手们都被这横空出世的天才少年孙翔打乱了步伐,越云因此一路高唱凯歌杀入第八位;但经过半个赛季,其他战队对孙翔的打法已经有了研究,再加上孙翔转会的是嘉世,嘉世是豪强劲旅,别的战队对它的重视程度只多不少,所以一路单打独斗凭意气冲冲冲的孙翔,转会嘉世后就一路被打脸,屡次被当做突破口来对付,屡次落败。

       3.孙翔和叶修睡梦里的事情嘛,只有孙翔单方面记得,叶修是完全不知道的。

       孙翔对叶修一开始只是“粉丝喜欢男神”那种情感,纯粹、热烈、真挚,但完全是建立在臆想中的虚幻的爱。

       举例子的话,就像我们看到某部电影,里面有某个角色我们一见倾心,高呼“啊!我老公!我老婆!我男友!我女友!”,但对真人是完全不了解的,喜欢的只是我们看到的那个样子——这种感情并不虚伪,但这样是不能够长相厮守的。

       所以孙翔现实中真正同叶修相处,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觉得“啊,怎么和想象中不一样”。

       凭一时冲动而起的热恋,同样真挚,但经不起风浪。《小王子》说:世界上有千千万万朵玫瑰,但把时间投注在其中的那朵才是独一无二的属于我的玫瑰。

       ——投注时间,投注时间,投注时间去浇水除草驱虫呵护着的那朵才是自己的玫瑰。

       两个人之间要建立长期的感情关系,要能够白头偕老,需要花费时间、应有耐心、负有责任,毕竟爱情是甜蜜的,但并不只有欢愉——也正因为伴有痛苦,才令那份甜蜜更愉悦。

       4.在我的理解里,孙翔是传统的“表白了才可以牵手”派呢,所以在游乐场不敢牵手(但其实背着走更让人dokidoki呀孙翔大大没意识到这一点=W=)

 

题外话:

       啊啊啊,年轻真是好啊!年少春衫薄!芳草妒春袍!不识愁滋味!情怀都是诗!

       总之,写孙翔的莽撞和青涩的恋爱方式,真的很开心!

       然后,这里的叶修基本就是一直在包容着,带着点不轻易发觉的宠溺(但是在荣耀方面,叶修大大依旧是很严厉!=W=)

       本文就是一个成熟包容心里山路十八弯的叶修被莽撞青涩惯打直球的孙翔追到手的故事=W=

       其实还有一个后续,是说叶修“病愈”带着君莫笑归队、孙翔从一个少年成长为一个男子汉的故事。然后因为叶修没有退役,所以兴欣战队没有成立,一些人的去向也需要交代一下。但是,再写下去就会变成老太太的裹脚布了啊!(其实我一开始就只是想写孙翔不坦率地表达爱意的情景,嘴上别扭,但男友力MAX,真的好萌!)

       所以,嗯,就这样戛然而止吧。

       毫无疑问,他们的未来还会有风雨,“一个人拿伞,风会特别冷”,但他们是两个人,所以没问题的。

 

       新年快乐呀!祝大伙儿身体健康,心想事成!(有这两样就心满意足了=W=)


陶轩视角的番外走这里(传送门戳我),因为翔叶并肩的这个可能性,实在太美好太让我意犹未尽,于是忍不住再写了下_(:з」∠)_

评论(35)

热度(507)